1. <progress id="m4oc8"></progress>
      <dd id="m4oc8"><pre id="m4oc8"><dl id="m4oc8"></dl></pre></dd>
        <label id="m4oc8"><object id="m4oc8"></object></label>

        1. 省界高速道口3天勸返3251人
          ( 2020年2月14日 09 : 00 )

          來源:解放日報


          省界高速道口3天勸返3251人

            “請出示身份證件,目的是什么,住在哪里?”

            “我回上海工作的,這是填寫‘健康云’的二維碼,這是公司快遞給我的開工證明。”

            昨天14時許,G60滬昆高速公安檢查站,民警正對一輛小客車進行檢查。醫護人員測體溫的同時,民警用警務PDA核驗車上人員信息,輔警和志愿者要求駕駛員打開后備廂檢查。

            檢查一輛車至少5分鐘,等待的車輛漸漸排起長約一公里的隊,檢查站迎來一天的客流高峰——盡管如此,道口車流量比去年同比仍然下降了一半。

            道口8條車道全開,每一輛車、車上每一個人,必須全部檢查。從2月10日0時至2月13日0時,上海9個省界高速檢查站已累計勸返車輛1781輛、人員3251人。

            有序復工,專開貨車檢查車道

            “有口罩嗎?你先把口罩戴起來!”14時許,一輛浙A號牌的貨車駛入檢查站,車上只有一名司機。松江公安分局新橋派出所增援道口民警要求司機出示證件,衛生防疫人員上前測量體溫。

            “到上海干什么?”

            “來運貨的。”

            “到哪里去運?”

            “嘉定吧,老板給了我一個地址,一路導航過來的,具體情況我不太清楚。前兩天剛上班,這是第一次來上海。”

            “你先把車停到前面應急車道,給你的老板打電話問清楚。”民警用警務PDA查驗了駕駛員何先生的身份信息,發現他在上海沒有任何居住和登記信息。

            車輛被引導進入復查點。打完電話,何先生終于報出具體地址:“老板說我們之前報備過了,具體情況我真不清楚。”

            “你有運輸通行證嗎?”在民警提醒下,何先生才想起隨車有張“上海市物資保障通行證”,隨后還拿出來途經其他省市的相關證明文件。核實完文書,貨廂被要求打開。民警登進貨廂,檢查確認只堆著幾排裝貨的空框。15分鐘后,這輛貨車被放行,民警還提醒何先生把通行證放在車前,裝貨時“一定要戴好口罩”。

            8條車道上,無論大貨車還是小轎車,每輛車都在執行同樣的檢查程序。道口升起的無人機,正實時傳輸道口周邊車輛排隊的情況。各大高速入滬道口的防疫查控工作連日來不斷升級。除檢查入滬人員在“健康云”上填報信息、查驗身份證件、測量體溫之外,后備廂、貨廂也成為必查項。

            三天前,就在這里查獲了上海首例藏在轎車后備廂企圖躲避檢查進入上海的人員。G60滬昆高速公安檢查站副站長顧振說,發生這樣的案例也說明道口檢查必須“不遺漏一個安全死角”。

            “這個標志處是500米,現在車流已經排到后方,整體排隊長度將近1000米。”14時30分許,道口進入一天中的車流高峰,顧振在檢查站指揮室內查看周邊交通情況:“去年春節后,這個道口一天最高流量能達到3萬輛,今年最高也就去年的一半,平時才五六千輛。”

            隨著企業有序復工,排隊的車流中,各類貨運車輛較記者此前在道口采訪時明顯增加。顧振也確認了這樣的變化,“檢查一輛貨車的時間肯定比轎車長,所以我們專門開辟了兩根貨車檢查車道,減少對其他車輛通行影響。”

            一前一后護送勸返車輛出省界

            14時20分許,一輛浙江號牌車輛進入檢查站。駕駛員陳先生由浙江臨海返滬,他在松江開了一家小型加工廠,車上共載5人,全是廠里員工。

            核驗相關證件和陳先生提供的工廠執照、租房合同等文書后,為便于衛生防疫人員檢查,民警讓乘客下車逐一測溫。坐在副駕駛的女乘客體溫略偏高。“你在旁邊站一會兒我們再測一次。”衛生防疫人員安撫這名不斷重復“我肯定沒發燒”的中年女子:“你們是一路開著空調過來的吧?我們平時檢查這樣的情況不少,等下再測一次。”幾分鐘后再測,體溫正常,車輛放行。

            根據規定,上海在道口對“無固定居所、無明確工作人員”勸返。在道口,入滬車上的人們提供的證明文件五花八門:有些企業提前準備敲上公章的“復工證明”快遞給員工隨身攜帶,有些公司則開具了繳納社保證明,還有些人干脆連租房合同也帶在身邊。對于林林總總各類文書證件,只要道口民警核驗后與警務PDA登記的相關信息匹配,都認。“但外地開具的健康證明我們沒辦法確認,畢竟新冠肺炎有潛伏期,提前開具的健康證明很難保證。”

            嚴查不等于無情。入滬車輛中,有些是父母帶孩子或年輕人帶老人的情況。“警務PDA能查詢證實他們的親屬關系,我們不要求老人或孩子有固定居所或明確工作的證明,這既不現實也沒必要,戶籍關系可以證明。”

            14時30分許,一輛皖牌轎車駛入檢查車道。“到上海干什么?”“上班的。”“居住地在哪里?”“隆昌路660號。”司機的回答很流利。但民警用系統查驗了他的身份證以后,發現他在上海沒有任何居住和登記信息。按照規定,民警對他進行了勸返。

            當這輛車折返時,在檢查站一旁待命的警車和城管車輛迅速發動,一前一后護送這輛車到前方道口下高速調頭駛出上海省界。“勸返時大部分人理解,但也有不配合的。”顧振告訴記者,之前有一名湖北籍貨車司機,聽到進上海后要隔離14天,產生抵觸情緒。“兩個民警給他做工作,后來聯系他老板,反復折騰了4個小時,他才同意離開。”


          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真人斗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