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m4oc8"></progress>
      <dd id="m4oc8"><pre id="m4oc8"><dl id="m4oc8"></dl></pre></dd>
        <label id="m4oc8"><object id="m4oc8"></object></label>

        1. 二季度營業收入超過70億元 上海乳業老字號光明從疫情中找到新機遇
          ( 2020年8月31日 09 : 24 )

          來源:解放日報


            8月24日,光明乳業發布2020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營業總收入121.46億元,同比上升9.52%。差不多3個月前,光明乳業的一季度財報顯示,營業收入51.34億元,同比下降5.84%。兩組數據比較可以發現,光明乳業二季度營業收入超過70億元,扭轉了一季度營收的下降。

            新冠肺炎疫情一度給上海的這家百年老字號帶來不小沖擊。疫情暴發時恰逢新春佳節,原本是常溫奶的銷售旺季,可因為物流等原因,整個乳制品行業都出現滯銷,很多企業還減產。“但我們發現,疫情改變了人們的消費習慣,消費者對高品質、高營養成分的牛奶需求在增加。這成為我們突破困境的切入點,因為光明乳業擅長高品質鮮奶生產。”光明乳業董事長濮韶華說。

            “一杯奶”背后到底有多少技術含量?高品質牛奶有哪些特點?記者走訪了光明乳業位于金山的奶牛場,探尋光明乳業的逆勢發展密碼。

            住“空調房”,吃“夏季餐”

            每天生產83噸原奶,約可用于生產7.4萬盒供應上海市場的950毫升巴氏殺菌乳——光明牧業有限公司金山種奶牛場負責人王旺望提供了這組數據。

            鐘南山、張文宏等防疫專家在疫情發生后多次提醒“早飯要吃好”,其中包括喝一杯牛奶補充營養。在不同類型的牛奶中,以巴氏殺菌乳為代表的鮮牛奶營養價值較高。乳業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高級工程師任璐解釋說:“巴氏殺菌乳是專家推薦最多的乳制品,因為巴氏殺菌乳用相對較低的熱處理強度殺滅不良微生物和致病菌,殺菌溫度越低,留住的活性物質越多。當然,這種加工工藝對原奶的品質要求很高。”

            這個道理,王旺望也知道,“好牛奶來自好奶源。我們這里的荷斯坦奶牛是寒溫帶動物,要想在高溫天氣保證原奶質量,得讓奶牛住得好、吃得好。”

            奶牛場要通風,不能用傳統空調。為此,光明乳業設計了奶牛“專用空調”:全場750臺直徑1米的風扇24小時開啟,36臺直徑2米的風扇以及20組噴淋、噴霧裝置定時開啟,為2130頭泌乳期奶牛服務。如此一番,牛棚里的溫度能比室外涼爽許多,也保證了透氣性。

            至于奶牛吃的飼料,是根據生長需求調配的“夏季餐”。氣溫高,奶牛容易“沒胃口”,所以,奶牛場選擇了對奶牛來說口感更好的牧草等飼料,讓它們樂意吃。同時,增加了微量元素和維生素,保證奶牛的營養攝入量。

            “在我們這里,飼喂有專項技術,叫TMR,即全混合日糧。所有飼料在投放前,先經過奶牛場自帶的實驗室采樣、化驗和檢測;符合要求后,用TMR攪拌設備把飼料混合均勻,分3次飼喂,這樣利于奶牛吸收。夏天,我們還會增加清理飼料槽的次數,讓奶牛吃上新鮮的飼料。”飼養工高舉說。

            人機配合,采集高品質原奶

            住得好、吃得好,奶牛能生產品質更高的原奶。不過,收集原奶的過程也有講究,既要收集營養價值最高的牛奶,又要避免外部環境污染。記者在奶牛場看擠奶,有些意外:既不是影視作品中的全人工擠奶,也不是現代化的全機械擠奶。

            朱秀在牧場工作了20年,每個班次負責300頭奶牛。擠奶時間到了,她戴上雙層手套,先為每頭奶牛清潔乳房,“每頭牛對應一塊毛巾,不能搞混;消毒后要手工擠奶,檢查頭三把奶是否有血奶、凝塊、白點水狀、比較清淡等問題。有異常要第一時間上報奶臺領班,因為這頭牛暫時不能提供原奶,得等獸醫檢查。”

            驗完奶后,朱秀迅速用另一塊清洗消毒好的毛巾對消毒過的奶牛乳區逐個擦凈,然后迅速套上機械擠奶機的奶杯,“消毒和套杯有嚴格的時間要求,乳區消毒時間在30秒以上,但從擦干到套杯必須控制在90秒以內,避免二次污染。”接著,擠奶機會將采集到的原奶通過全封閉管道運送到儲奶裝置。

            在擠奶機工作期間,朱秀也不能閑著,而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穿梭在不同奶牛間:觀察每只奶杯的位置,如果發現有漏氣或掉杯情況,立刻矯正……擠奶完成后,她又要立即對奶牛乳區進行二次消毒。接著,是清洗奶杯組,整理各種擠奶工具,打掃擠奶坑道并進行消毒清潔。

            王旺望說,擠奶工與機械擠奶機配合,能最大限度保證原奶質量。一方面,擠奶機能自動識別奶牛產奶速度,一旦產奶量達到預設的最低流速,奶杯自動脫離,確保采集到的是高品質原奶;另一方面,擠奶工作為擠奶機和奶牛之間的“潤滑劑”,能確保每個環節嚴絲合縫。

            科技助力,讓好原奶變好牛奶

            原奶采集完畢后,得經過一系列苛刻的理化指標檢驗,符合標準的才能通過全冷鏈運輸到光明乳業旗下各乳品加工廠,利用不同工藝,生產出巴氏殺菌乳、高溫殺菌乳、常溫奶、酸奶等豐富多樣的乳制品。金山奶牛場的原奶,用來生產眼下最受市場歡迎的巴氏殺菌乳。

            “經過疫情,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青睞高品質奶,但對如何選購牛奶有困惑。比如巴氏殺菌乳有很多種,不同原奶和殺菌溫度與牛奶里活性營養物質含量高低直接相關。所以,光明乳業為滿足市場新需求的另一個舉措是讓‘好品質看得見’。”濮韶華說。

            在光明生產的優倍巴氏殺菌乳包裝上,有一組數據:“75℃鮮活力,免疫球蛋白180毫克/升,乳鐵蛋白45毫克/升,乳過氧化物酶1500U/L”。這是國內乳品行業第一款公示巴氏殺菌溫度及保留下來活性物質含量的產品。濮韶華說:“我們對自己加工工藝和鮮奶品質有信心,不怕把生產工藝和營養成分亮出來。”

            這些日子,光明乳業旗下標注活性物質含量的產品進一步多了起來,包括致優巴氏殺菌乳、致優娟姍鮮牛奶等。根據最新計劃,光明乳業將在全部鮮奶產品上標注活性指標含量,既是方便消費者選購,也是樹立行業標桿。

            事實上,光明乳業“一杯奶”背后的科技含量,還形成科技成果,助力全市乃至全國的奶牛養殖及乳制品生產。在今年5月召開的上海市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光明乳業奶牛生產性能測定DHI項目獲得市科技進步二等獎,成為畜牧生產類唯一的獲獎項目。DHI可以理解成“測奶科學養牛”,即通過采集奶牛生鮮乳樣品,分析奶產量、乳成分、體細胞等基礎信息,形成生產性能測定報告。這些報告能為奶牛育種產奶提供完整且準確的數據資料,實現“測奶育公牛、測奶養母牛、測奶保質量”。

            “消費者健康意識提升是光明乳業的機遇。”濮韶華透露說,就在財報發布前,光明乳業與上藥集團信誼藥廠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將探索益生菌在酸奶、牛奶、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應用,從“藥食同源”出發,進一步做大做強健康產業。


          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真人斗牛软件